片仔癀起诉八宝丹 “同宗同源”之争升级

来源:2021-01-12 16:46:24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2014年年初,片仔癀并未如往年那般年后提价,投资者等来的是一场片仔癀与八宝丹的商业诉讼的消息。

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1月18日公告称,上海医药集团控股子公司厦门中药厂在对旗下产品“八宝丹”的宣传中对片仔癀进行侵权,片仔癀就此提出不正当竞争诉讼,已于1月17日获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

此前,片仔癀与八宝丹在福建共处多年,八宝丹和片仔癀本属同宗同源,从未有纠纷。不过,此次片仔癀突然寻求诉讼途径,显然是与上海医药集团(以下简称“上药”)大战略变化有关。从2013年下半年起,上药将八宝丹作为最重要的潜力产品之一,对其加大营销投入,上药总裁左敏称,在未来三年,八宝丹每年市场增长率将不低于50%.

北大纵横医药行业中心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无论厦门中药厂败诉与否,都会是最大的赢家,八宝丹不仅不会退出竞争领域,反而很有可能会在2014年销量暴增,直接蚕食片仔癀的市场,如此看来,此次片仔癀的诉讼战似乎是无奈之举。

上药八宝丹欲上位

2月13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片仔癀证券事务部咨询诉讼进度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漳州人民法院已经受理,但是何时开庭尚无时间表。

记者同样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厦门中药厂总经理办公室,接线员表示未有新动态,关于公司将以何种措施应对,对方以不知情为由挂掉电话。

此次诉讼,片仔癀认为八宝丹“虚构事实、虚假宣传”,矛头直指八宝丹在产品宣传中所称的“与片仔癀同宗同源”。

上药2013年9月在向媒体介绍八宝丹产品时,就主打与片仔癀同宗同源的历史概念。上药方面称,在有官方背景的史料中可查,在明朝嘉靖年间,一位御医携宫廷秘方逃离皇宫,隐居福建漳州璞山岩寺为僧,用宫廷绝密配方的八味名贵中药制成“八宝丹”。因闽南人称各种炎症为“癀”,将“八宝丹”切片使用,一片即可止癀,故百姓给该药取名为“片仔癀”,久而久之,八宝丹便称为“八宝丹片仔癀”。

史立臣分析称,八宝丹以前属于品牌知名度较小的产品,片仔癀对之不屑一顾。据2013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八宝丹销售额只有片仔癀的十分之一,2012年,八宝丹只有7000多万元的销售额,而片仔癀的销售约7亿~8亿元。

后来八宝丹所属中药厂的股权结构发生变化,上海医药持有61%的股权,用其强大的资金实力强化了八宝丹与片仔癀同宗同源这一概念,并欲将其打造成第二个片仔癀,这就让片仔癀感觉其独家地位受到威胁,于是通过诉讼的方式将其打压。

对于片仔癀的诉讼,长期关注医药领域的分析人士意见并不一致。

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认为,多年以来片仔癀市场一家独大,八宝丹一直无法与之正面抗衡,即便片仔癀起诉获胜也没有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不过对八宝丹来说,由于其广告营销力度加大,容易出现各种纰漏,片仔癀较易搜集证据起诉。由于此案件主要涉及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八宝丹若败诉则会面临经济处罚。

不过史立臣则认为,八宝丹无论胜诉还是败诉,都是利远大于弊。首先,老百姓不会去区分保密级和绝密级,相信医药行业内的人士都很少知道二者的保密级别,只要是国家保护的中药品种,只要市场认可,企业经营手段到位,产品疗效显著,就能形成很好的销量。

“而片仔癀通过发布公告的方式宣称起诉厦门中药厂,这是片仔癀在经营战略上的一大败笔,因为即使结果厦门中药厂败诉,其赔付了侵权费用,但整个案件最大的赢家是厦门中药厂和八宝丹,从几乎不为人知到家喻户晓,而且还知道八宝丹与片仔癀同宗同源,那么消费者可以在片仔癀高价的踌躇下转而购买八宝丹。”史立臣说。

不过史立臣也指出,厦门中药厂的接招并不漂亮。面对来势汹汹的片仔癀诉讼,厦门中药厂不该没有回应,而是应借故把事件做大,同时拉长诉讼时间,并对外详细介绍事件过程,邀请业内人士参观制造车间和介绍八宝丹的发展史。“因为八宝丹本身还是不错的中药,更是国家保密级中药品种,可通过这一事件进一步扩大知名度和。”

片仔癀产能受制麝香配额管理

对于这场官司,孰胜孰败无法预料,不过资本市场对片仔癀的市场前景产生了动摇。

自片仔癀公告对八宝丹进行诉讼的几天之内,投资者以10%以上的跌幅予以了回应。而在此之前,自2013年6月18日以来,片仔癀A股股价攀上144.74元高峰之后,便一路下跌,最大跌幅竟达43%,不仅与大盘节奏不符,且也与去年下半年医药行业的良好表现大相径庭。

史立臣认为,片仔癀股价下跌与八宝丹基本没关系,这是片仔癀自身经营的问题。不过上海医药股价上升可能与之有关,上海医药制定了新的发展战略,其中发展大品种战略就有八宝丹。

一些机构券商对上海医药的前景分析更是倾向于上海医药会在这场诉讼案中获得优势。国泰君安国际于2014年1月27日在港股中所发布的报告《从八宝丹看营销改革的修理前景,维持“买入”》中称,“漳州片仔癀近日起诉厦门中药厂‘误导宣传\\’,起诉的证据并不十分充足,而诉讼甚至会有助于厦门中药厂的市场培育策略。厦门中药厂或能同时在诉讼及市场上获胜。对上海医药新管理层,包括楼定波和左敏,他们在上海医药改革中所作出的努力,正带来一个拐点,其估值提升亦指日可待。”

对比之下,投资者对于片仔癀的管理层们并不买账。2011年3月28日,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福建龙溪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片仔癀集团已于2011年3月27日将企业名称变更为“漳州市九龙江建设有限公司”,而片仔癀集团原本持有的上述两家的股份,也如数“腾挪”至九龙江建设名下,至此九龙江建设成为漳州国资三大投融资平台之一。

当时,很多投资者都对片仔癀的大股东更名为九龙江建设显得莫名其妙。然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将上市公司作为融资平台,不仅可以为地方建设获得源源不断的近乎无成本的建设资金,还能享有上市公司成长的红利。

如此看来,控股股东似乎更在意片仔癀这个大型融资平台的价值,而在如何扩充片仔癀的品牌价值,进行多元化经营,降低主营收入仅靠片仔癀的风险方面,并无太多建树。

由于公司主打产品片仔癀所需的麝香、牛黄需要政府批文,二者均为国家保护资源,天然麝香更是受到国家严格配额限制,这对于其产能的增长制约非常明显,只能靠提价来提高利润。

据记者统计,近年片仔癀已9次提高产品价格,2005年到2010年出厂价提价6次,2011年至今提价3次,从不到150元/粒提至320元/粒。

作为被批准的5家可以使用天然麝香的企业之一,八宝丹也在生产中部分使用人工麝香,如其生产的人工麝香八宝丹也被批准生产和销售。而片仔癀主要使用天然麝香为原材料,仅有部分化妆品系列使用人工麝香。

可见,采用人工麝香为原料的八宝丹价格低廉,目前并不存在原料天花板问题。

虽然片仔癀此前已表示,公司已投入大量资金创建四川和陕西麝业有限公司,但却收效甚微。2月13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片仔癀证券事务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这些年来几次更改募集资金投向,希望能把人工饲养提取的麝香产量提上去,然而效果并不理想。”


童珺 https://www.kugou.com/yy/singer/home/554471.html
栀月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