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测序新天地:“+家庭保健管理”有没有戏?

来源:2020-05-22 19:21:20

近年来,“”成为诸多大健康领域创业者们热衷谈论的话题,这个接地气、好入局的细分里活跃着不少玩家。在美国,因商业保险发展成熟,商业保险通常成为家庭医疗保健管理的重要抓手,在中国,这一形式发展则相对缓慢。

近日,基于大数据和AI技术的美国“独角兽”保险公司Clover Health宣布开发一项新型家庭初级保健计划,将基因组检测融入保健服务,以此减少百姓到医院复诊频率,以及改善家庭保健管理质量。

成立于2013年的Clover Health在美国被誉为医疗商业保险的“标杆”,在我国医疗圈也早已是位“红人”。此举是在美国医疗保险体制基础上对家庭保健管理的一次创新,这对于我国的大健康行业是否有借鉴意义?在中国,基因测序+家庭保健管理的模式走不走得通?

基因测序+家庭保健管理的“三驾马车”

基因测序的发展离不开底层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的发展,而Clover Health最新推出的方案再度扩大了基因测序在医疗领域的落地应用场景。其中,政策、技术和人才是Clover Health得以落地的“三驾马车”,最终落足点在于医保控费。

首先是政策。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在基因测序领域的提前布局为这个万亿市场开了个好头。随着这一技术在全球的铺开和发展,全球基因测序市场规模从2007年的800万美元增长至2018年的约110亿美元。尤其在2015年1月底,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计划(Precision Medicine Initiative),大大推动了这一细分的进步。

一直以来,Clover Health体系内部的慢病患者数量众多,这尤其拉高了其服务成本,如何对慢性病人群进行控费一直是健康险公司经营的难点。通过个人检查和主动监测的方式,可以大大减少会员的住院率,同时延伸Clover Health的服务链条。

其次是技术。根据Clover Health首席技术官Andrew Toy的说法,新推出的服务将用到其自主研发的机器学习模型进行,主要用来筛选被列入该计划的会员名单,加上此前Clover Health所一直致力于发展的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与之相辅相成。此外对于Clover Health的会员,这项服务是免费的。

最后是人才。Clover Health新推出的这项服务专门由其临床医生团队来提供,该团队由费城药理学院的医护团队、护士、社会工作者、医疗助理和护理协调员组成。同时,Clover Health还引进了一个新

刚刚上线,这一项目就已得到760名会员的响应支持,尽管这只是其2万余名的会员总量的一小部分,但如果能真实有效提升管理效率、减少住院率,新模式的口碑传播和快速复制也不是太大问题。

中国的健康管理革命路,要怎么走?

那么,这一模式有没有希望复制在中国的家庭健康管理服务中?

亿欧大健康认为,基因测序在中国发展具有一定的优势。基因测序从1977年的第一代DNA测序技术,到如今已发展到第三代单分子/纳米孔测序。尽管在2016年我国政府相关部门制定了包括精准医学的发展规划后,精准医学产业呈现大跨步迈进势头。

尤其是国内的落点大多在下游的应用层,更加扩展了这一业态的市场化空间。目前我国已有应用的场景包括个性化医疗、肿瘤和遗传病、微生物、农业、器官移植等方面。未来,随着技术的不断升级、国内基因检测技术研发和商业化的推进,基因测序的成本不断降低、可及性不断提升,从整个大环境来说,适宜发展基因检测的医疗和商业化应用。

从家庭健康管理来看,我国进行家庭健康管理的方式可大致为分为用医疗器械、社区医生等的传统形式,和结合互联网APP、呈现“消费”特质的互联网形式。但不管哪种方式,所得成效都不尽如人意。

由于医疗级基因检测成本尚高、普及率低;消费级基因检测项目还多停留在“让消费者了解自己”。而家庭健康管理的在近年才从国家层面进行推动建设,这座“金矿”还未被挖掘。那么,目前来看应用的难点还有哪些?需要怎么突破?

第一,基因检测行业的模式一般涉及很多行业、诸多机构,需要多方协调业务合作,这必然涉及海量居民医疗健康数据。由于参与方众多,这其中的风险性就更高。此外,立足于公立医疗体制内的医疗级基因检测数据一般都掌握在企业和院内,无法有效流动。对于这个问题,如果能从国家层面针对医疗基因检测数据和消费级基因检测数据进行整合,统一监管和保障,会成为有力解决手段。

第二,落地方面,华大基因、微基因等基因检测公司早有尝试和体检机构或是保险公司的合作,体检机构将基因检测融入服务项目,由保险公司提供精准投保等项目。但其中同样由于参与方多,容易导致信息和数据连接不畅。此外,有不少消费级基因检测走的是DTC的市场化路线,为落地增添了难度。23魔方创始人周坤曾对亿欧大健康表示,没有选择与体检机构获保险公司合作,是因为担心检测服务变成“卖保险的道具”。

第三,我国以家庭为单位的精细化的健康管理模式仍未形成,这一类管理很大程度依赖于全科医生这一角色的缺失。而众所周知,我国全科医生建设还处于早期阶段,这既需要长时间的培育,也需要有效的政策机制推动。不论是基因测序,还是全科医生,本质都是提升家庭健康程度的手段。这一层面上,民营企业所能够起到的作用不可估量,这一类主体常常承担着市场“创新者”的角色,创新倒逼政策的“注意力”,开拓新赛道。

最终,行业需要的是以结果导向的正向反馈。正如Andrew Toy所说,拓展应用场景并不代表“滥用”。无论在哪里、怎样分配结合新技术进行健康管理,我们都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它是否产生了效果?是否得到了很好的利用?”这是创新企业身上最沉的担子。

编辑:郭铭梓

海林资讯网